2009年10月28日星期三

一个拙劣的比喻

我们已经无数次地见到过这个堪称恶毒、幼稚、无聊的比喻的各类变种。左棍们喜欢用,一些入门级右派居然也好这一口。不知道其他人感觉如何,至少我对此是深恶痛绝。为图个方便,我在这里采用新月的版本。

搜索了一下,新月的文章里第一次出现这个比喻是《摆脱“人”的幻影》,说的是:“如果一个人开跑车,一个人骑三轮,那么开跑车的最希望倡导比赛过程的公平公正公开,因为这就意味着他必然的获胜。”接着是《大白话说“批判”》:“我说就好比赛车,可是参赛选手有人开跑车,70码,有人却开的是拖拉机,甚至是三轮车”,“在这种情况下主张‘程序正义’就是为开跑车的人提前颁发奖杯。你看,程序正义就成了开跑车人的专政”。然后是《论苏联是怎么散架的》:“金融寡头是最喜欢政治民主化的,因为就好比开跑车的人,最喜欢比赛过程的全面的,真实的公平公正公开,这对他们是完美的。”。再然后就是《“自发秩序”与历史阐释——兼与Eversint君商榷》:“越是开跑车的人,就越希望比赛公平公正公开,因为这就意味着他必然获奖”。当然最后还有答复我的《答Hayeky君:自由与秩序》:“一场赛车比赛,一方开跑车,一方骑三轮,开跑车的人必然要求过程公平公正公开,这就意味着他必然获胜”。

不厌其烦地列举了这么多 ,是想说明,包括新月在内的各路左右派们,受这种比喻的荼毒有多深。不过我还是先就新月的这个版本本身说两句。在他假想的这场竞赛中,如果我是开跑车的,我会希望比赛公平公正公开吗?绝对不会。我会希望裁判命令那个开三轮的改成步行、爬行,甚至干脆把他捆起来。当然,强制他们往反方向跑,我也不反对。如果我是开三轮车的呢?我当然不会希望大家一起开三轮。我会想把那家伙的跑车抢过来,让他开我的三轮。哦不,让他改步行、爬行……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让我们回到正题。这个比喻为什么不可取?因为它毫无道理地把我们的社会生活简化为一场竞赛。而社会实际上是一个不断扩展的合作秩序。在其中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目的。从来就没有一个单方向的赛道。主要以赚钱为己任的,确有人在。但我们身边也大有以多读书、读好书为乐之人,还有影迷、乐迷、古玩收藏者……说得浪漫些,有的人只想坐在看台上欣赏比赛,更多的人根本就不在这个赛车场内,而在花园中、沙滩上,乃至深山老林里。各色人等怀着不同的目的彼此合作,这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真相。我们有什么资格替那些不因为赚得比别人少而焦虑,陶醉于自己的爱好,或者一门心思只想过个安生日子的人瞎操心?

最为吊诡的是,这个比喻往往出自批判社会“物化”的知识分子。当我们Hayekians指出社会中不存在共同的特定目的,因此要允许每个人在不干涉他人的前提下自由地选择自己的目的及其实现手段时,他们说我们是单纯鼓吹生产效率的物质主义者,而他们主张多元化,云云。但就是他们自己,转过脸马上就又公布他们对社会生活相反的看法,即这就是一场以金钱为衡量标准的竞赛。要把我们所有人都绑架到你们的赛道上?想都别想。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