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8日星期三

我退出

如果有人评论哈耶克(当然换成别的名字也一样)时频频出错甚至颠倒其观点,无非有三种可能:

  1. 他(1)最近不短的一段时间,或(2)从来,没读过哈耶克。那么说委婉一点,这叫做凭印象下判断。说得直接一点,就是——诌。
  2. 他最近读过哈耶克,但读不懂。考虑到哈耶克虽复杂但并不晦涩的文字,若真是这种情况,那就得考虑智商因素了。
  3. 他最近读过且读懂了哈耶克,只是为了捍卫自己的意识形态立场,才对其进行抹黑。这,是个诚实与否的问题,或者严肃地说,也就是人品问题。

按照一般的看法,显然这几种可能性越往后越糟糕。虽然最近遇上了我一再给出哈耶克的原文而对方仍然不依不饶地歪曲其主张并对这一假想敌发动批判的情况,使得他更接近上述第二甚至第三种可能,更不用提逻辑和用词的混乱,但出于对对方最大程度上的尊重,我还是只认定对方是1中的(1)。由此,对方称我“温文尔雅”,我受之无愧,只是玩得有点厌倦。能厘清自己和对方的思路,知道自己是对的,朋友们的反馈说明他们也看明白了,这便足够。不必穷追猛打,置对方于死地,让他难堪。枫林仙兄也劝我不用再争,无甚意义。Ptolemy也已出马,跟同为学法律的对方应该更能对上话,我正好抽身围观。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