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7日星期二

继续与新月君讨论

印象是可怕的。因为印象可能是幻象。

还是按照顺序来吧。我上篇博客里“台湾民主基本成功”的说法,显然不是重点。因为我还特地说了,在Ptolemy兄告诉我一些历史和现状的事实之后,我实在不好现学现卖。重点在于,台湾目前以及可预见的将来,没有多数人暴政的危险。新月君原先的文章和这次的回应里都提到了陈文茜,也仅仅提到了陈文茜。这我早先也注意到了,只是没好意思说出来:她只是个媒体评论员嘛。

不要误会,我不排斥从媒体,以及媒体评论员那里获取信息。毕竟各家媒体的“特约评论员”已经遍布专业机构和大学校园。但评论员也分档次。就中国的情况来看,是南周的鄢烈山、长平、笑蜀之流靠谱,还是黄亚生、周其仁、朱学勤更可信?有意思的是,新月君对陈文茜这种观念的二道贩子似乎评价挺高,认为她“总是老资格了”。天哪,了解台湾民主,总归还有谢启大可以在中国这边的媒体上读到吧。偏偏新月君去看陈文茜,这比看CCAV的《海峡两岸》要好多少呢?我要了解美国政治制度,总不能去看Glenn Beck的节目吧,无论他跟我的政治态度有多么相近。我当然不会说台湾民主就是好,就是好,就是好呀就是好。但我敢说,批评它的半总统制可能造成法国在希拉克时期府院相争的问题(虽然这种可能性也不是特别大)都比担心多数人暴政要准确得多。我恐怕没有进一步谈的资格,更多的问题还是交给Ptolemy兄好了,呵呵。

下面新月君说“Hayeky君会认为,低买高卖,趋利避害……难道不是人的本性么”。这明显是对我的误解。我想我已经在上一篇文章里解释清楚了,这只是一个近似,“对涉及经济行为时大多数人表现的一个比较好的近似”。因为近似程度比相反的假设要更接近真实,所以出于简化的目的——理论总归要对现实有所简化,否则便是无意义的以事实解释事实——它被经济学用来作为基本假设之一。非如此我们无以拥有有效的理论。希望新月君能认真看我写的东西。

我不至于愚蠢到认为新月君从未读过哈耶克。但我有理由怀疑他两年之内读过或重读过没有。他说“哈耶克……认为自生自发秩序……是最有效率的,能够在竞争中胜过别的秩序模式。一种社会秩序能够用有限的社会资源产生更多的产品,这被认为是良好的”,并且质问“人们为什么要追求最大效率的社会”。这无非是再次罔顾哈耶克的原文。当然,这不是他第一次这么做,也不是最后一次,因为他下面就写道“我承认哈耶克的秩序中,社会保障是存在,并且似乎他的意思是保障每个人参与秩序的能力。同时,我知道哈耶克为了防止自己的这个‘社会保障’落入福利国家,因此交给了私人慈善来做”。新月君是在测试我的耐心吗?不需要谁完全同意哈耶克,我就有那么几处不同意。但全然不顾他在《自由秩序原理》中的原意而大谈特谈,显然不是个认真的态度。对吧?尤其是我已经促请新月君回顾哈氏文本的情况下。

后面一段基本来自中学历史课本的关于早期资本主义的神话,不用我多说,请见《资本主义与历史学家》。关于中国所谓“血汗工厂”的传说,可以用对比河南农村和富士康工厂宿舍条件的几次参观来打破,或者直接问农民工们愿不愿意回去种地。我自己就有亲戚在外打工,不需要别人对我宣讲所谓“血汗工厂”的“罪恶”。我很高兴他们在“血汗工厂”里过得还不错。

我也不需要新月君再提示我中学历史课本里美国“财团”操纵选举的故事。美国农产品补贴就是例证,只不过是来自农民。奥巴马对中国轮胎采取特别措施也是,这次是来自工会。金融危机以来我也一直反对救助华尔街。(顺便说一句,美国现在已基本没有财团,韩国日本才有,定义使用要严谨。)我深知现实的复杂性,但我在批判现实之前,想先了解它,而不是用来自中学课本的印象来代替它作为靶子。至少,在了解了奥巴马的筹款渠道之后,我不会用“财团”一词来形容他的“金主”。在选举之外,我会注意到各路游说集团,但也无法忽视各地的town hall meeting的巨大影响力。总之我在尽力了解。新月君呢?除了反复使用“财团”一词,对美国政治制度的现实,可不可以告诉我们些别的?

说真的,我是头一次听说,德国哲学比英美货更接近大地而不是天国。好在这个话题超出我的能力范围,我不用加入。不过也不用我提醒读者,对德俄两国极权主义时期社会政治现实的描述如何能与黑格尔马克思的法哲学挂上钩这个问题,新月君轻轻地放过了。他对我批评他篡改词义也不置可否。并且我们依旧看不到,他除了像他不屑与之为伍的新左派们那样不断地批判,给过我们什么建设性的东西。

当然,新月君有一句话我很赞赏:“对理论的批判最好的方式就是来自现实,而不是来自天国。”我以为,这个“现实”既应包括我们提到的台湾和美国的民主现实,也应包括哈耶克的文本,既然他是我们的讨论对象。那么,对现实的充分了解,而不是中学课本带给我们的印象,才是讨论的前提。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在文首放上那么一句话。新月君反复强调“现实”,我希望他能有信心展示出,在我们争论的这几个问题上,他对现实的了解不比不学无术的我更差。我说“我希望”,自然,是因为到现在为止我还没看到。

P.S. 施密特与哈耶克那篇文章我读过,没有能力评价。枫林仙兄有一段评论(见跟帖)。熟读黑格尔和马克思的他认为二者都是垃圾。新月君有空可以和他交流一二。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