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6日星期六

不温暖的青春,没绝版的呐喊

许巍迟至2006年才做了第一场大型个唱“绝版青春”。第一首歌他就说“今天是我们的节日,我要为你们好好唱歌”,果然一丝不苟地唱了下去。大部分时间自己弹节奏。肢体动作很少。无论从他本来的风格,还是这场演出的表现来看,许巍完全是个兢兢业业的民谣歌手,甚至,有点紧张呆板。要说有什么算摇滚的,就是李延亮弹《两天》的Solo时模仿Slash的经典动作了。视频放到这里时,镜头还特地切到了背后,试图掩盖其中的性意味。用《今夜》把现场改成初级迪厅,其实没什么意思。总的来说,演唱会效果一般。还真不如听唱片。

郑钧的“温暖呐喊”要更早一些,05年。貌似演唱会前几个月才组的乐队,留着长发脏辫的贝司手一看就是个金属男。主音吉他夏炎原来是不是也搞金属,不太记得。这些人衬托之下,郑钧活脱脱是个纯正的摇滚明星,而不再是一只脚踏进娱乐圈的过气歌手。其实我想说,他是中国第一个气质像极了西方同行的个人摇滚明星。在他之前的崔健张楚窦唯都太严肃或太小众。郑钧歌曲里所谓的民族元素,丝毫遮掩不了其中饱含的来源于他基督教信仰的忏悔意识。而这种精神,在中国流行文化乃至中华文化中都不存在。他完全是西式的。在这场演唱会上,他穿着红色夹克,袒露胸膛,故意拖拉拍子唱歌,随意地弹起连复段……你无法不承认这个上世纪的摇滚明星很吸引人——虽然他的黄金岁月早已过去,虽然他越来越多以餐厅老板和唱片公司老总的身份出现,还和他的灰姑娘离了婚,让那个似乎很圆满的故事,变成了始乱终弃的老段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