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8日星期一

关于翻译

公共选择学派的开山之作《同意的计算:立宪民主的逻辑基础》是近年来少有的读到一半就放弃了的书。译文硬如铁,读得满嘴血。我头一次真诚而非调侃地怀疑其是否出自Google翻译,还专门为此查看了出版日期,看到是2000年,才放弃了这个有点疯狂的想法。大多数时候,看着译文扭曲到让人无法相信此乃中文的句子结构,几乎能逐字把英文原文写出来。最极品的直译莫过于此。其实本来打算咬咬牙继续的。但当读到一处明显是把translate into译成“翻译为”而非“转化为”的时候,我终于还是崩溃了。

前两天Eversint问我读什么英文原著比较好,他指的是政治经济社会学方面的。我的回答是,有中文的就读中文,无论如何,比读原文要快得不是一两点。尤其是我们已经有了那么多优秀的译者:何怀宏、冯克利、邓正来、万俊人、彭淮栋、吴万伟……如果不是专门做研究,他们,以及其他较不知名译者的牛屄成果,如刘东主编的人文与社会译丛,已足够我们享用好一阵子的了。如果实在闲得让自己发指,可以把时间留给那些尚未译为中文的著作,比方说当代奥地利学派除罗斯巴德之外几位,包括Kirzner和Lachmann等人的书。或者干脆读一读奥威尔等人的文艺作品,感受一下什么叫优雅的英文。当然我相信一般人没这个闲工夫。那又何苦为难自己呢?不过,《同意的计算》这样的,就算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