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6日星期六

Google Reader这点事

有很多人对Google Reader的“加星标”、“共享”和“喜欢”的区分感到困惑。我是这么处理的:加星标项目不公开,用来放时间紧迫时需要稍后阅读的长文、一些暂时不想下载的艺人的Discography,以及收藏以后可能会用得着的东西;共享项目自然是感觉值得一读,想要分享给他人的内容;对一些具备或不具备上述价值,又觉得有点意思的,顺手打个“喜欢”,也没什么不好,或许还能结识同好。

Google Reader的共享内容,目前有12人在关注,还显示有14个订阅者。不知二者有无重复。我也知道关注者都有些什么人,只是好奇,为什么我共享了这位留学生朋友的文章之后,它这么快就出现在这个叫Adxon的网站上了?还有辉格、郭凯、薛兆丰等等这些在国内都可以正常访问,而且都已经有至少一处镜像的博客,怎么还要弄个镜像出来?另外,组织翻译曼昆博客和Marginal Revolution虽然是好事,翻译中屡屡出现的低级错误和文句不通也可以意会,但做都做了,怎么不能把原博客的最新文章全都译了呢?不要误会,我对Jo及其领导的翻译班子没什么意见。毕竟这是些老老实实做事,不胡吹海侃装屄的人。可粗粗一看,Marginal Revolution上的文章更新,他们大概只翻译了一半。如果没有这个能力,那么即使这一工作值得尊重,也该告知读者这一点吧。不然,读者们恐怕会蒙在鼓里,以为自己真的及时充分地follow了原博客的更新呢。所以,我始终坚持阅读的是原文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