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4日星期一

中国特色的民主正在形成吗?

完全可以不叫民主,换成民意或民心之类的称谓。不妨借用中国近代史研究里汉学家常用的“冲击—回应”概念来描述近年来官民之间的互动。除厦门PX、上海磁悬浮等环保事件外,还可找到些大大小小的例子:规范警察持枪以防止误伤平民、异地为官(先不管近两年对此的争议)和纪委独立性的加强、收容制度改革、城市拆迁一定程度上的规范化。一些关注当代中国社会运动的观察家们注意到,底层懂得学习,大都已经明白:被搞了之后就是要闹,闹得越大越好,会哭的孩子有糖吃。金融时报的David Pilling也看到了这一点。这种冲击—回应模式不可能制度化,只会一直以潜规则的形式存在,但演化下去,未尝不会达到某种稳态。至少在中期,民间对胡温(接下来是习李)莫名其妙的认可,愈发强健的武力,以及站稳脚跟控制命脉的国企等几大因素,能从不同方面保证统制趋向稳定。在这一框架内,官民之间的博弈,可使两者间的界限渐渐清晰起来。官方不再能随心所欲横施暴政,而民众也只能满足于较小的空间。若果如此,则中国特色的民×就算成形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