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4日星期五

开始粉赵汀阳

伯林区分两种自由的重大意义不需要我再来咏叹一番。但事实上读过《自由论》后我一直不认为自己100%地弄懂了他在《两种自由概念》中所欲传达的信息,脑中剩下的只是一个大概的轮廓。至少可以说,伯林此处的行文不如他书中的其它文字那般清晰。今日读到赵汀阳针对伯林此说作出辩驳的《被自由误导的自由》,有久违的醍醐灌顶之感。此前已见识过他的雄文《民主如何正当》。特别喜欢他冒天下入门级右派之大不韪,犀利地指出:

民主往往被看作是现代社会的一种核心价值,这是错的。民主不是一种价值,而仅仅是一种政治制度或者一种公共选择策略,总之是一种技术性手段。

当然还有《天下体系:世界制度哲学导论》这本野心勃勃的小册子。这些已足够让我成为他的粉丝——嗯,就从今天开始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