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9日星期三

Rose Friedman去世

Rose Friedman更多地是作为Milton的夫人而为人所知。可以想见,明天的The Economist,下月的《财经》等杂志上她的身份也将如是。西方媒体有提前为老者写讣文的规矩,这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我们在若干年内可能还要迎来更多伟人的亡故。萨缪尔森、科斯都已接近百岁,更直接而不敬地说,接近百年。我等无名后生该如何面对这一切?除了跟风看看讣文,或许只能靠阅读大师来接近大师吧。

没有读过Rose Friedman参与写作的书,比如《自由选择》,比如跟Ayn Rand小说一般厚重冗长的回忆录《两个幸运的人》。前者是通俗政论小册子而非严肃的政治经济学思考,闲时随便翻翻应该可以。后者,说实话,没有太大兴趣。她始终都站在丈夫的光环背后。她不是我们必须阅读的大师。于是要说的只剩下一句:她终于可以和丈夫在天堂里团聚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