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3日星期四

书非借不能读也

家里有本买回来之后六七年都未曾通读一遍的罗素《西方哲学史》,堪称“书非借不能读也”的典范。其实借来读的也未必合意。大学前两年就走了很多弯路,看了些类似于《卡夫卡:身体的位相》这种莫名其妙的读物,和不知多少二手理论书籍。其中自然也不全是垃圾,也有《现代性的五副面孔》等经典。只可惜,这些大多不符后来才发现的自己真正的兴趣,现在已经想不起书中的内容了,一点也想不起来。

尽管可以从图书馆借阅,可还是买了不少书。毕业时就成了难题。尤其是主要用来落灰的英文书。我和几个朋友的共同教训就是,离家念书,决不能买英文书。不然,毕业时必定原封不动地送回当初购书的旧书店去,让老板白白赚个差价。中文书卖掉之前至少还能抓紧时间翻一遍呢。

上面说的这些当然不适用于早早就立志做藏书家的人们。也不适用于那些从一开始就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的人。因为无论是买还是借,浪费掉的时间和金钱,都是为无知所付出的代价。然而对当年孤独的我来说,这是探寻智识之路所必需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