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9日星期日

罗斯巴德论法律、产权与空气污染

花了些时间把罗斯巴德的Law, Property Rights, and Air Pollution读了一遍。主要是想看看他如何处理空气污染之类的外部性问题。对于罗斯巴德,可以先用零零散散的几个关键词来描述他的思想:先验演绎、自然法、无政府资本主义。此文基本延续他在《自由的伦理》中的思路,在规范意义上渐入式地讨论了空气污染问题。

在科斯的《社会成本问题》之前,庇古税一般被认为是解决外部性问题的较好手段。科斯定理的提出不啻为一场革命,同时也引来了诸多争论,从逻辑上指其为同义反复者有之,从博弈论角度批评者亦有之。而罗斯巴德则采用他在《自由的伦理》中反对政府一切强制时使用的手法,引入心理因素,轻易地打发掉了新制度经济学派。但他对科斯和德姆塞茨伪装“价值中立”的批评,是不成立的

不难猜到,罗斯巴德会主张由法院而不是政府来解决问题。毕竟,反对政府介入者都会预设或默认一个运转良好的司法体系的存在。他的结论确实也大体如此。细节上,他对集体诉讼的滥用提出了反对意见。他也反对政府推行强制性的安全标准,理由是若有人完全遵守政府规定,然而还是造成了他人损失,他便有理由脱身,而这不符合自由至上主义的法律精神。

如果只是这样,那么罗氏并未超越我们的猜想太多。但他对侵权责任认定的分析很有新意。下面这一观点尤其出乎我的意料。他认为,若一块土地周围尚未有人居住,则该土地所有者A有权向周围排放污染。他将这种权利称为homesteaded easement。设排放量为X,则周围土地有人(B)入住之后,A继续有权对B的土地排放不超过X的污染。也就是说,在不大于X的范围之内,A对B土地上的空气有了先占(Homesteading)的排放权。

罗氏区分了可见与不可见的污染,认为在诉讼中应执行下述原则:

While visible pollutants or noxious odors are per se aggression, in the case of invisible and insensible pollutants the plaintiff must prove actual harm.

他主张原告应完全承担举证责任,并且:

The plaintiff must prove strict causality from the actions of the defendant to the victimization of the plaintiff; the plaintiff must prove such causality and aggression beyond a reasonable doubt.

在规范上,挑不出什么刺来。但是我们有理由怀疑这种制度的效率,以及事实上的公正——可以想见,上面这两条,对原告来说是多么高的要求。换句话说,其中的交易成本和信息不对称问题可能是巨大的,正如庇古税支持者们指出的那样。至少,在汽车尾气污染问题上,罗氏承认这一点。但他的解决方案,是再一次祭起公路私有化的大旗。我不想对此作出评论。不是要一口咬定他的荒唐,只是想暂时离开奥地利学派先验演绎的完美世界,呼吸一点经验主义的新鲜空气,做一个怀疑论者先。

P.S. 庇古俱乐部里有Al Gore、Christopher Dodd、Paul Krugman、Jeffrey Sachs、Robert J. Samuelson、Lawrence Summers和Thomas Friedman我不惊奇。惊奇的是看到这么几位:Gary Becker、Richard Posner、Paul Volcker、Alan Greenspan和Megan McArdle。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