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6日星期日

权贵与贱民

《极权主义的起源》第一部分“反犹主义”走马观花地读毕。阿伦特用十余万字铺陈犹太人数世纪在权贵和贱民两个极端身份之间来回摇摆的命运,其实只是为了坐实她间接引用托克维尔的那个说法:

托克维尔认为,法国人民比以前更仇视即将失去权力的贵族,恰恰因为贵族迅速地丧失真正的权力并不伴随着大量丧失财富的事实。只要贵族还拥有无边的司法权力。他们就不仅被人容忍,而且还受人尊敬,当贵族失去特权,尤其是丧失剥削和压迫的特权时,人们觉得他们是寄生虫,在统治国家方面不起任何作用。换言之,剥削和压迫都不是他们引起怨恨的主要原因;而没有可见的政治作用却拥有财富才是最不可容忍的,因为谁也不理解无功为何受禄。

也就是说,犹太人满足于做欧洲各国皇室时而高贵时而低贱的臣子,从未想过在民主化大潮中争取做普通而不消极的公民。待极权主义兴起,身份特殊的他们便成了领袖们能够用来团结群众所树立的最好的靶子。

中国境内倒是不存在这么一个民族。但除此之外呢?各级政协里的商人们似乎对可能的危险浑然不觉。是五十年代的悲剧距他们太过遥远,以至于忘记了当年依附强权的下场?抑或信心满满地相信天下太平,并且会一直这么“太平”下去,不必为此担忧?我相信他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