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8日星期三

李子旸错了,续

Ptolemy兄对我上一篇为李子旸纠错的文章作了些补充。我对央行的现钞管理制度不熟悉,所以相当受教。同时又不禁对李子旸多想了想。如果他不是无知,而是故意的呢?那他就有点像Richard Posner批评的那些保守派经济评论家,因为格林斯潘在去年之前和他们一样一直是坚定的自由市场信徒(和Ayn Rand最出名的书迷),所以不惜遮掩联储的角色,嫁祸于财政部,以避免对格老的批评。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

另一方面,当宏观分析师们批评联储“印钞票”的时候,他们只是在打比方。这是一个从蛮荒年代流传下来,实际意义早已发生了几重变化的词汇。即使远在信息时代之前,它很多时候也是用来指代纸面上若干数字的变动,而非印钞厂中机器的轰鸣。但李子旸竟然真的谈论起了美国财政部下属的印刷局。要知道,将货币和现钞混同,往往是完全不理解经济运作的老百姓才会犯的错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想像中国近年来增加的一万多亿美元外储,如果是一捆捆的钞票,是怎样运入国内,又是保存于何处的,呵。无论如何,李子旸可不应该这样。于是他这么说,就活活把人给雷焦了。

当中的教训,无非还是那句话:在学习或Google之前,最好不要谈论你不太了解的东西,尤其是当你向他人普及知识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