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日星期四

李子旸错了

我就不明白了,货币银行学的教材真的很难找吗?看看他上一篇博文中的这段话:

格林斯潘……是在观察市场,根据种种迹象推测人们的不耐,也就是推测真实的储蓄-消费比,然后尽量让利率和真实的储蓄-消费比相符。格老并不是在主动地引导市场,而是在被动地追随市场。

这种说法很可能来自薛兆丰

格林斯潘宣布调整“联邦储备银行贷款”的利率,只是跟在市场屁股后面亦步亦趋,只是汇报市场的变化情况,而不是相反,不是决定市场的走向。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薛兆丰在这里提到的所谓“‘联邦储备银行贷款’的利率”,只是联储的贴现率,而非更为市场所关注的联邦基金利率。且说后者,根本不是什么被动追随市场的产物,而是大约三十年来联储货币政策最重要的中间目标,由公开市场操作施以间接控制。前者在重要性上虽稍逊,但也同样是实施宏观调控的手段。不然奥地利学派还骂央行扭曲利率干吗?再说了,华尔街也好,伦敦金融城也好,那么多机构都要预测联储下次例会后会有什么动作,那么多人在市场出现紧张时都会呼吁降息,那么多股票的价格都因为降息加息之类的动作出现短时间较大变动。我真的很好奇,面对这些现实,薛兆丰和李子旸怎么就能把格林斯潘伯南克当成了“气象员”?

还没完。今天的文章里,李子旸接着那个话题写道:

美元是由美国财政部下属的印刷局负责印制的,但发行由美联储负责。当财政部觉得缺钱时,就安排印刷局印钱,然后把票子卖给美联储。疑问:卖给美联储?美联 储拿什么来买?拿一个账号来交换。美联储收到崭新的票子以后,比如1000亿美元,就会给财政部提供一个内有1000亿美元的账号。然后,在这个数目内, 财政部就可以开支票花钱了。

如果你没有学过货币银行学,我希望你记住,在任何金融规范健全的国家,财政部向央行透支,或者说直接向央行发行国债,都是违法的。这个法,可能是宪法,也可能是中央银行法。中国1994年后也有此规定。所以就算中国的央行政治上完全不独立,前年的6000亿特别国债还是得从农行过手。美国当然更是如此,最先拿到新增货币的,永远是商业银行,而非财政部。财政部拍卖国债这一行为本身,并不增加货币供应量。财政部在联储确有账号。但那是用来存放税收等政府收入的,与货币发行无涉。联储这时扮演的角色,倒是有点像商业银行。

其实不读货币银行学也不要紧,但至少写博之前可以Google一下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