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14日星期二

咳,又是李子旸

如果我纠正李子旸最新文章里关于雷曼是一家稳健(他的说法是不冒失)地经营了158年的老字号的说法,指出它是九十年代初顶着这一金字招牌重新开张的年轻公司,那我就是鸡蛋里挑骨头,鱼翅里挑鱼刺,没事逗大家开心呢。但他说“银行家可能是社会中最保守、最谨慎的一群人”,我又没法不笑了。当投行们的杠杆率被拔高到三十多倍,自有资本可以忽略不计,几乎完全是拿别人的钱赌博,而CEO们除了七八位数的年薪之外还有包赚不赔的期权以及金色降落伞,任何人都有理由怀疑这样的公司治理结构是不是有问题。即使不考虑这些,咱们还有英勇的Madoff呢。

至于说评级机构“受到政治压力,要求对这些次贷债券不得做过低的评级,否则就是歧视弱势群体”,那就更是笑话了。李子旸没有听说过一个听起来有点魔幻,实际上确实很魔幻的词叫信用增级么?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