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0日星期三

支持市场无须标榜

铅笔经济研究社最不学无术,只会Propaganda的周克成写了篇《成都公交自燃事故是真正的人祸》。豆瓣上有人转载,后面还有一系列讨论。我也有参与,以唱反调为主,指出周克成“开放+私营”能够解决高峰期公交车拥挤及安全隐患的说法不成立。经验证据主要是柴静在《新闻调查》做过的重庆公交之痛(视频文字稿)。回帖的原因之一是,我个人的经验也是如此。事实上我和亲友们从来都是宁肯坐公营巴士。不为别的,就是因为其较之私营车更为安全和准时。我坐过的至少部分私营车,开车相当疯狂;更多的私营车喜欢在有些站久等,直到坐满为止。并且我观察到,90年代开放私营准入后,高峰期拥挤的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经验事实如何在逻辑上解释?当然这里面有票价管制的因素。但并不能以此推出,开放票价之后,高峰期的公交车会不拥挤。道理很简单,添置新车及维护、运营,会增加成本。而其收益未必能弥补成本。如果一辆车能装下一百人,又没有更多的乘客,公交公司为什么要再开一辆车来,既然这辆车每天只有不超过四个小时的高峰期才用得上,同时并不能让公司赚得更多?

至于私营能够保证安全的说法,也差不多。正如重庆公交事故所揭示的,在司机们眼里,抢在别的车前面到站从而多拉几个乘客的收益盖过了为此所冒的风险。平时这也许只是磕磕碰碰之类的小事。但概率是有效的。时间一长,总有惨剧发生。对此,我在那个帖子里用过一个类比:烟花爆竹完全市场化了,造鞭炮的把自己炸死的事还是每年都有。

我当然不反对公营事业的民营化尝试。去管制化,本来就是争取原本被剥夺的权利。权利问题,没什么好说的。如果一定需要别的──比如功利主义的──理由,那也无须标榜市场如何完美或某些方面接近完美。事实上,只需要证明,在同等条件下,市场不比政府做得更糟糕即可。市场被神化不是什么好事,只会给反市场人士留下口实。

那么在公交问题上,市场应有何为?很复杂。个中纠缠,我现在暂时能想到的就有:城市规划问题(道路的非私有及自然垄断、供给无弹性)、公交车票价在一天之内不同时段无法浮动(参考机票在一年不同时期的变化)、公交公司的公司治理(公司和司机的委托-代理关系中监督的高成本)。金澄有更专业的想法。那个帖子里李华芳也提了不少建议,可以参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