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30日星期二

不认真地纠俩错

认真你就输了,何况根本谁都没跟谁较劲。所以这篇不是什么正儿八经严肃认真的纠错,只是随便写写。

和菜头在纪念Michael Jackson的文章里说,在MJ之前,“你从来没见过一个黑人出现在它的封面上”。这显然不是真的。看到这句话,我第一个想起的是Miles Davis的Kind of Blue。当然你还可以举出无数其它的例子,比如John Coltrane的A Love Supreme。并且这些唱片当年并非默默无名,连东京少年村上春树都能买到。

《南方人物周刊》针对满文军吸毒事件有篇评论,标题是《鲍勃·迪伦为什么不吸毒?》。如果说上面和菜头那句还可以理解为修辞而非无知的话,程西泠这篇,从文章内容看,真的是找错了榜样。Dylan当然吸过毒。并且披头士第一次到美国,正是Dylan给哥几个递上了大麻。根据资深Dylan迷马世芳的记述,Dylan在开始插上电的那次经典巡演中,不但嗑药,还对骨肉皮们敞开怀抱。没办法,这是历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