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2日星期五

地下乡愁异人

输入法里竟然有“异人”这个词,该不会是因为《上海异人娼馆》这部片子吧?干。标题是Radiohead借用Bob Dylan的Subterranean Homesick Blues标题写下的Subterranean Homesick Alien。我二次借用,是为了马世芳的《地下乡愁蓝调》。

我不觉得这是一本多么精彩的书。如果你是颜峻、孙孟晋和张晓舟等笔下锦绣迭出的乐评人的长期读者,你被这本略显平淡的书打动的可能性会很小。当然,我明白,海峡对岸经历过民歌运动、解严、民主化的人们不会这么想。但我确实无法对此感同身受。至于幽默感,除了将Dylan的嗓音形容为“便秘了三天的老狗”这一处,我还真没笑过。

其实也没什么好笑的。马世芳写的是历史,无论是台湾人的,还是他自己的。尤其是最后一篇《那些寂寞美丽的噪音》。当“文艺青年”一词连用来骂人都已经火星了的时候,曾经顶着这个名头的人们,读过都会感叹:谁没有过这样的日子呢?看看豆瓣上对此书的评论,哪个不在回忆自己的青春?

即使抛开家庭背景和时代际遇,马世芳也是幸运的。他一开始听的就是60年代。而我从90年代听到新世纪,才渐渐发现自己的浅薄,悟出老炮们的魅力。大浪淘沙之律,真是亘古不变。

最后,封三上的一段话让我深有共鸣,以此结束这篇草就的读书随感:

起初以为,写作是为了抵挡遗忘。后来发现,写作其实是编织记忆——无论是那些未能亲历的故事,抑或确凿经验过的自己的少年。一篇一篇地写下来,彷彿便是确认了自己的所来处,毕竟不是一片荒芜,这样也就可以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