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4日星期四

没人逼你

没人有权利要求别人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勇气。但要明哲保身的,总可以保持沉默。所以我就不明白阮次山今天为什么要跳出来发表这样不负责任的言论。管你什么西方民主中国民主的,那是几百条人命的问题!至少据我所知,中宣部打给凤凰台的电话还都只是禁令,不会主动要求制作播出一些接近主旋律的节目。老阮自己也可能有点心虚紧张,一开始就把李白的诗说成是苏东坡的。何必呢?

类似的还有三联生活周刊。作为非时政类的杂志,完全可以不出这个头。结果,为中共建政60年献礼的国共内战专题做得那叫一个欢。有人逼你们作恶吗?

今天林林总总的纪念文章里,也就刘瑜的值得一读吧。羽戈两天来都在发旧体诗。那些每年都帖《记念刘和珍君》的,还真是缺乏想像力。本想弹唱一首Knockin' on heaven's door放上来的。想想还是算了。凑这个热闹,没劲,忒没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