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3日星期三

一次会面

他坐在我对面,边吃边向我叙述他的经历:高考时由当地最优秀的中学之一,失手落入一所默默无闻的二等院校。受此刺激,大一便开始准备出国。但真的成行,却没能在学术上有多少成绩。回国后继续在新东方教书,而后是老罗的学校,既而再次退出,开始现在的事业。目前虽算不上功成名就,但至少衣食无忧。

这是一个很许知远的开头。如果继续许知远下去,应该写的是:我在他身上看到这个国家十几年来面向外部时的态度,起初急切地想要融入世界,而后发现自己对西方的不适应,于是回归自己的内心,听从它的召唤……

但我不想这么轻率地在一个人身上追寻一个国家的背影。这仅仅是两个如此不同的人各自第一次与网友见面。呵,会网友,这个词组在若干年前总是与榕树下网站上某些风花雪月的故事或社会新闻里大同小异的违法事件联系在一起。而对我们来说,这只是一次没有主题的聊天。事实上那天中午我一如既往地没睡好,精神恍惚,以至于现在都不敢肯定上面凭记忆对他经历的复述是否会有所出入。也因为我中午等于没睡,下午接近崩溃的表现,临别时他形容我“闷闷的”。我只能微笑,不想在这无关紧要的事情上解释什么,只能希望自己无意中很欠礼貌的表现不至于让他认为虚了此行。Did you, 黄老师?谢谢你的关注和招待。你没有明说,但我知道,我应该对学业更专注一点。不然毕业之后还会是个无法自食其力的不学无术之徒。只是,目前有些课程难度超出了我智商所及的范围,用你的话说就是,学不动了。并且,现在这些课程,并不符合毕业所需论文的需要,跟以后的工作可能更不搭界。目标的涣散,是我一直悒郁寡欢的主要原因之一。好吧,我知道这些问题,别人帮不了我。我做不到你出国前后那样的努力,也没有明确的方向,但总归是要熬过去的。我尽量努力吧。另外,最近在豆瓣上认识了几位留学的朋友,对待学问的态度让我惭愧。等我把那些该死的课考过,就开始自学点能用来混饭吃的真东西。咳。

今天不知怎的,说得有点多,也有点跑题,还有点无聊。放心,不会总这样的。不过,明天这里不会有猛文出现。即使没有人捂住我的嘴,我也早已无话可说。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