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6日星期二

克鲁格曼良心安在?

克鲁格曼这本《一个自由派的良心》比我想像得还要党。对共和党,他批评里根及其他人一些捕风捉影的言辞。但这一套他自己在书中也耍得挺欢。比如他说布什自称“有同情心的保守派”是暗合某本声名狼藉的种族主义论著标题,又说里根能把种族主义言辞掩藏得让人看不出来。他还提及尼克松下台后某位保守派到某处演讲,听众中有人声称“水门事件后我才开始喜欢尼克松”。这除了以点代面地攻击保守派的道德形象,还有别的作用吗?

书中不厌其烦地宣传新政的成功。自然罗斯福前两个任期持续的经济低迷是不入克氏法眼的。他一直强调的无非就是“大压缩”带来的扁平收入结构对战后三十年经济发展的无量功德。这种可怕的社会工程师思维充斥全书。想想主流经济学的方法论,这还不算最奇怪的。最严重的是,他竟然无条件支持工会,还鼓吹最低工资。他也不会告诉读者,即使在里根、布什降低最高所得税水平之后,富人们也还需要承担多少税赋。

自由派的“良心”,克鲁格曼有了,而且够多。只是作为经济学家的良心不知丢在了何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