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9日星期二

豆瓣上写的一个回复

按:下面是应一位没有接触过经济学,却长篇大论地写了篇帖子的人豆邮询问,所作的回复。之所以肯花十分钟把这些常识安排好敲出来,就是为了让这种郎咸平风格的帖子今后能少一些。挽救一个是一个。如果说高科技产品或公共品或自然垄断之类的问题还是──正如我下面所说──arguable的话,在无科技含量也不是什么“战略物资”的汇源果汁,以及相当接近完全市场的农产品(不是粮食储备问题,是政府管制!)等领域里瞎折腾,是可忍孰不可忍。

买方选择花钱乘船,而非继续绕远路这一事实本身就说明,他们的状况较之前无所选择时有所改进。无论票价是多少,只要被人们接受,就意味着他们认为这点钱与绕远路的辛苦和时间比起来不算多。船主们经营一段时间后没有退出这一市场,自然说明他们的收入至少能弥补成本,收支平衡。所以,每个人的状况都得到了改善。这在经济学里叫做帕累托改进,它不容易达到。那么,在你的故事里它的出现,自然是相当程度的好事。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不存在“不合理”之处。

并且“合理”一词本身就值得推敲。如果是垄断,那么价格是否“合理”还算arguable。不过,既然你的故事里存在充分的竞争,那么,就像奥地利学派一直主张的,道德、宗教、货币,以及市场中的价格,都是人之行动而非人之设计的结果,或者说,是市场主体们非意图的结果。只要交易都是自愿的,又没有什么外部性,那我们只能说,唯一合理的价格水平,就是市场确定的水平,除此无他。

并且消费者也根本不能被说成是“不自由”的。在绕远路之外,船主们提供了另一种选择。觉得他们的价格过高的,当然可以继续走他的路,没人逼他非得花钱坐船。觉得走路不如花几块钱坐船的,前面已经说过,他的处境得到了改善,当然更没有话说。

另外,你的故事里有一处确实有问题。如果你是船主,发现有提价的空间,你会怎么做?直接上调价格就好了,弄那些消费者不需要的花架子,只会增加你的成本,没有别的用处,不是吗?况且,价格决定机制根本不是你想像的这样。你刚好弄反了。不是成本决定价格,而是供给和需求。否则我们永远看不到暴利和跳楼价。

据我所知,没有比农副产品(比如大米和猪肉)更接近经济学教科书中完全市场的领域。在这一领域的价格问题上,可以放心大胆地做一个市场原教旨主义者。就这样。你还是先找本教科书读一下吧。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