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8日星期四

哈耶克货币体系的一个技术性细节

哈耶克在阐释其自由货币体系设想的《货币的非国家化》一书中,没有对国债问题作出必要的论述。说“必要”,是因为众所周知,国债在当今债券市场,乃至整个金融市场以及背后的货币体系中占据了根基性的地位。这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

让我先把我思考得到的结论写在这里:在哈耶克的货币体系中,不应该有国债的位置。这一论断不是因为哈耶克一贯的对国家扩张其经济力量的警惕,而是由于发行国债会给国家干预私人货币体系留下重大机会。

国债凭借一般被认为最可靠的国家信用,具有最好的安全性和流动性。其“无风险”的特质使其利率成为金融市场的基准利率。(并且目前绝大多数国家的货币体系都建立在永久性的国债制度之上。没有国债,法定货币也将不复存在。)我们可以设想,在竞争性的货币体系中,如果国家想着力扶持市场中的某一特定货币,则财政部可以只发行以该种货币计价的国债。如果市场中的几种货币其它方面都无甚差别,而其中只有一种可以用来购买国债,那人们还有什么理由使用其它货币?利用市场对国债的特殊需求,国家能够轻而易举地令其它货币边缘化,以至最终消失,留下那种与当下并无区别的事实上的“法定货币”。

税收问题上也可能会有同样的问题。但若立法规定可以等值的各种货币纳税,即能消除这一危险。而国债的发行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财政部一旦拥有发行国债的权力,就同时拥有了规定其计价货币的自由裁量权。于是我们只能认定,如果哈耶克的货币体系要能够得以实施,国家必须仅仅以税收方式为其支出融资。

哈耶克的货币体系虽然与弗里德曼的大不相同,但依靠信用货币随经济增长而扩大发行以保持“物价稳定”的想法是一致的。我不认为维持这样一个经济受外部冲击时随时可能引发连锁反应,产生信用危机的信用货币体系是个好主意。我同意罗斯巴德的说法:部分准备金制度下的信用货币,其实是伪钞。自然,我也赞同他100%准备金的金本位制。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