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7日星期日

如果还有明天

冷酷一点来看,薛岳的死在华人世界是难得的好故事。黄家驹一来死的不是地方,二来当时Beyond早已不是早期那支疯狂迷恋Pink Floyd,动辄玩出十几分钟器乐为主的牛屄曲子的上进乐队。张雨生,恕我不了解这个搞流行的。

但是薛岳这么一个传奇,留下的这首《如果还有明天》却没能好好利用。歌词乏味而无力,旋律也乏善可陈。最要命的是,这首歌从词到曲竟然都不是他自己写的。薛岳面对已知的死亡,就真的那么平静,以至于拿不出直抵人心的创作?那又为什么这首歌被他多次动情地演唱?

听了几个版本,有薛岳自己的,有创作者刘伟仁的录音室版本和一个粗糙的现场录像,当然还有信乐团的现场录音。很遗憾,刘伟仁也没能打动我,虽然他的那个现场,编排很用心。让我几乎要哭出来的,是信乐团的现场,然而这只能归功于柯有伦的说唱部分。也许这与他丧父的经历有关,感同身受吧。说唱中他的笑声,是杀伤力超强的催泪弹。只可惜他没亲临那个现场,只是播了他的音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