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14日星期四

哈耶克何其无辜

左棍们为了抹黑大师,还真是不遗余力。比如这篇文章,首先就浑水摸鱼地把弗里德曼的Chicago Boys归到哈耶克的名下。后面当然继续说哈耶克力挺皮诺切特,云云。把那篇Hayek in Chile找来扫了眼,顺便也读了几篇说弗里德曼与智利军政府关系的文章(均由左棍执笔)。原来哈耶克只是在采访中说过宁要独裁下的自由不要民主下的不自由而已。这是记者逼问时,考虑现实的选择,没什么好说的。除去生活水平的不同,敢问有多少热爱自由的人们想生活在苏格拉底时期的雅典而不是19世纪的英国?即使是涉入智利事务的弗里德曼,也只是在推广自由市场,这和他几次来中国的目的并无太大区别。何罪之有?

还有,距离哈耶克建立自由主义的社会理论已经半个多世纪,早就没有多少自由主义者傻乎乎地主张什么“原子式的个体”。可写那篇文章的傻屄还在扯什么“市场经济首先要求人们(在现在更多地是在抽象的意义上)被从他先前所处的一切社会关系中‘抽离’出来”。丫到底读过哈耶克没有?还是存心造谣?

剩下大段的西马,懒得看了,直接关掉。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