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2日星期五

地震预报?

可叹,可悲。翟明磊还在拿不可能有效做到的地震短临预报说事。连岳呢,一年来从未承认他在这一话题上所犯的错误,更不用说道歉了。这些意见领袖要浇自己的块垒,何必非得拉上科学来垫背?

更不用说向政府问责问得多了,恰恰会给予其保持甚至扩大权力的最好借口。为什么凡事都要靠政府呢?万恶的福利社会就是这么来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