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5月28日星期四

哈耶克货币体系的一个技术性细节

哈耶克在阐释其自由货币体系设想的《货币的非国家化》一书中,没有对国债问题作出必要的论述。说“必要”,是因为众所周知,国债在当今债券市场,乃至整个金融市场以及背后的货币体系中占据了根基性的地位。这个问题是绕不过去的。

让我先把我思考得到的结论写在这里:在哈耶克的货币体系中,不应该有国债的位置。这一论断不是因为哈耶克一贯的对国家扩张其经济力量的警惕,而是由于发行国债会给国家干预私人货币体系留下重大机会。

国债凭借一般被认为最可靠的国家信用,具有最好的安全性和流动性。其“无风险”的特质使其利率成为金融市场的基准利率。(并且目前绝大多数国家的货币体系都建立在永久性的国债制度之上。没有国债,法定货币也将不复存在。)我们可以设想,在竞争性的货币体系中,如果国家想着力扶持市场中的某一特定货币,则财政部可以只发行以该种货币计价的国债。如果市场中的几种货币其它方面都无甚差别,而其中只有一种可以用来购买国债,那人们还有什么理由使用其它货币?利用市场对国债的特殊需求,国家能够轻而易举地令其它货币边缘化,以至最终消失,留下那种与当下并无区别的事实上的“法定货币”。

税收问题上也可能会有同样的问题。但若立法规定可以等值的各种货币纳税,即能消除这一危险。而国债的发行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财政部一旦拥有发行国债的权力,就同时拥有了规定其计价货币的自由裁量权。于是我们只能认定,如果哈耶克的货币体系要能够得以实施,国家必须仅仅以税收方式为其支出融资。

哈耶克的货币体系虽然与弗里德曼的大不相同,但依靠信用货币随经济增长而扩大发行以保持“物价稳定”的想法是一致的。我不认为维持这样一个经济受外部冲击时随时可能引发连锁反应,产生信用危机的信用货币体系是个好主意。我同意罗斯巴德的说法:部分准备金制度下的信用货币,其实是伪钞。自然,我也赞同他100%准备金的金本位制。

2009年5月24日星期日

今日佳句090524

David Henderson introduces the term "government fundamentalists":

It’s not that I think markets will always work perfectly. It’s just that they work so much better than the coercive solutions that are proposed by those who call me a “market fundamentalist.” ... What should we call people who seem to regard government as the solution regardless of the evidence? I propose the term “government fundamentalists.”

He then quotes Economist Jeff Hummel of the essence of government fundamentalism,

If markets don't work, have government intervene. If government intervention doesn't work, have government intervene further.

Read the whole thing. Or you can go straight to the ending if you don't have much time.

正好最近在酝酿一篇类似的文章,当然是以中国为背景。中国的问题更为严重。美国中学的经济学教育保证了至少在经济平稳运行时不会有太多呼吁政府管制的愚蠢言论。但中国任何时候任何问题上都有反市场的声音。多么神奇的国度。这篇文章,不知道期末考试之前还有没有时间写。

Update: 我是被David Henderson发在Econlog上的这篇日志引到The Freeman的那篇文章上去的。Econlog的日志后面有不少高质量的评论,建议阅读。

2009年5月22日星期五

南方周末不是报纸

不是挑刺,只是提一下。有人说南方周末是“中国最好的报纸”。错了。行内的朋友应该知道,南方周末这样的周刊不是报纸,说是杂志还靠谱些。周刊所长在于长篇调查报道。而报纸必须有时效性。也就是说,报纸=日报。不然南周的同门南方都市报,何以能被报业集团允许其自居“中国最好的报纸”?

别拿The Economist自称this newspaper反驳我。那是人家的传统,没有道理好讲。你有什么本事跟英国人的传统较劲?

卫报的中国系列专题

才发现卫报做了个系列专题:十字路口的中国。几天来好多文章或视频都属于这个专题。我说怎么这两天更新这么多呢。昨天有个叫Where is China heading?的视频。里面有操着一口从口音到用语习惯都很地道的Chinglish的徐友渔,还有尚未获得自由的鲍彤──他的最后一句话有点雷。徐友渔略微夸大了自己的处境。今年早些时候,还看到他在一个地方电视台出现,跟几个新儒家辩论呢。

地震预报?

可叹,可悲。翟明磊还在拿不可能有效做到的地震短临预报说事。连岳呢,一年来从未承认他在这一话题上所犯的错误,更不用说道歉了。这些意见领袖要浇自己的块垒,何必非得拉上科学来垫背?

更不用说向政府问责问得多了,恰恰会给予其保持甚至扩大权力的最好借口。为什么凡事都要靠政府呢?万恶的福利社会就是这么来的。

2009年5月19日星期二

今日佳句090519

来自辉格

正是个人选择的公共化,制造了大量不必要的价值观冲突和伦理困境,生育问题只是其中之一。

此文前面都是常识,可略过。但最后两段颇有警醒之效。访问牛博,请自行翻墙。

另外,Krugman对中国汇率的看法很实在。看来,不涉及美国党争,他还是有良心的。

P.S. 今天的今日佳句可证明,我不是在靠引用英文来装B。另外,不保证每天都能更新,最近可能也没心思和时间写稍长一点的原创文章了。

2009年5月18日星期一

今日佳句090518

From Greg Mankiw:

Indeed, the act of releasing quarterly reports on how many jobs have been "created or saved" gives the illusion of accountability without the reality.

事实上他最近,甚至更早,都有不止一篇博客讨论宏观经济政策效果如何检验。这是个方法论问题,涉及目前的宏观经济学之根本。不得不说,曼昆很诚实。

他的博客在Blogspot上,所以点击链接前,请自行翻墙。

今天多写点其它内容。

出乎我意料的是,

卫报新闻里开始出现“阅读中文”的链接。具体情况是这样的。译言牛屄大了。至于政治上有些敏感的话题,当然不会加入这个翻译项目中。比如黄亚生的这篇。其中有个数据让我颇为震惊:

In the 1980s, about 30% of rural households surveyed were able to access some form of credit capital; in the 1990s, the figure went down to 10%.

该文的其它事实及观点,多多少少在中文媒体上此前都看过。户口一词在文中以hukou的形式出现。黄集伟没来得及将其收入“中英文”中,有点可惜。

2009年5月17日星期日

今日佳句090517

David Henderson quotes Paul Krugman:

Old-line leftists, if there are any left, would like to make it a single story--the rich becoming richer by exploiting the poor. But that's just not a reasonable picture of America in the 1980s. For one thing, most of our very poor don't work, which makes it hard to exploit them...

这是1990年的Paul Krugman。再看他现在党风盛行的专栏和博客,真是恍若隔世。与此类似,读了《读书》上的《民主,如何是好》,让人不敢相信这是曾经做过如此感人演讲的强世功。

P.S. 我发现今日佳句想只引一句是很困难的,除非是个段子。所以我决定放弃这个无谓的自我限制。

如果还有明天

冷酷一点来看,薛岳的死在华人世界是难得的好故事。黄家驹一来死的不是地方,二来当时Beyond早已不是早期那支疯狂迷恋Pink Floyd,动辄玩出十几分钟器乐为主的牛屄曲子的上进乐队。张雨生,恕我不了解这个搞流行的。

但是薛岳这么一个传奇,留下的这首《如果还有明天》却没能好好利用。歌词乏味而无力,旋律也乏善可陈。最要命的是,这首歌从词到曲竟然都不是他自己写的。薛岳面对已知的死亡,就真的那么平静,以至于拿不出直抵人心的创作?那又为什么这首歌被他多次动情地演唱?

听了几个版本,有薛岳自己的,有创作者刘伟仁的录音室版本和一个粗糙的现场录像,当然还有信乐团的现场录音。很遗憾,刘伟仁也没能打动我,虽然他的那个现场,编排很用心。让我几乎要哭出来的,是信乐团的现场,然而这只能归功于柯有伦的说唱部分。也许这与他丧父的经历有关,感同身受吧。说唱中他的笑声,是杀伤力超强的催泪弹。只可惜他没亲临那个现场,只是播了他的音轨。

2009年5月16日星期六

中国不再是盗版最严重的国家

我没想到,最糟糕的是格鲁吉亚。当然,这是人均排名。

关于正版,我个人的想法是,有时间把Linux作为主力系统,然后把家里那张正版Windows 98用VirtualBox装进去应付非IE不可的场合,完全正版化。目前这还只是个幻想。因为我还没看到有人说在Linux里装Win2000之前的系统……

试下ScribeFire

我不会放弃Blogspot的,虽然最少也得熬20天,多了的话,200天也有可能。实在不想寄居在国内的BSP下。今天用代理,效果不好。看到有人提到ScribeFire,来试一下。

还是希望只需要忍20天。但愿如此。我从未如此真诚地想爆GFW工作人员及其上司的菊花。

2009年5月15日星期五

今日佳句090515

From Bryan Caplan:

A old saying tells us, "Thank goodness we don't get as much government as we pay for." I'm tempted to add, "Yes, and thank goodness politicians don't actually do exactly what they promised." Dishonest politics is sordid, but honest politics is absolutely scary.

今天起会不定期发布“今日佳句”。这第一次,很不幸,不只是一句。请点击链接阅读全文。否则不太可能明白这几句好在何处。

blogger被封

肏你妈屄的GFW,老子刚用上Blogger没几天,就来封锁。老子只能装Gladder了。

可怜我前面有篇还在说钱能通神。唉。开复救我!

2009年5月14日星期四

哈耶克何其无辜

左棍们为了抹黑大师,还真是不遗余力。比如这篇文章,首先就浑水摸鱼地把弗里德曼的Chicago Boys归到哈耶克的名下。后面当然继续说哈耶克力挺皮诺切特,云云。把那篇Hayek in Chile找来扫了眼,顺便也读了几篇说弗里德曼与智利军政府关系的文章(均由左棍执笔)。原来哈耶克只是在采访中说过宁要独裁下的自由不要民主下的不自由而已。这是记者逼问时,考虑现实的选择,没什么好说的。除去生活水平的不同,敢问有多少热爱自由的人们想生活在苏格拉底时期的雅典而不是19世纪的英国?即使是涉入智利事务的弗里德曼,也只是在推广自由市场,这和他几次来中国的目的并无太大区别。何罪之有?

还有,距离哈耶克建立自由主义的社会理论已经半个多世纪,早就没有多少自由主义者傻乎乎地主张什么“原子式的个体”。可写那篇文章的傻屄还在扯什么“市场经济首先要求人们(在现在更多地是在抽象的意义上)被从他先前所处的一切社会关系中‘抽离’出来”。丫到底读过哈耶克没有?还是存心造谣?

剩下大段的西马,懒得看了,直接关掉。

2009年5月13日星期三

25.95%

这是4月份中国M2的同比增长。看清楚,是M2,不是与比M2更容易推上去的M1,更不是想发就发的基础货币。相比没有银行问题的中国,美国最近一次公布的数据显示,其3月份的M2增长为9.5%。其实我够后知后觉的了。中国3月份的M2已是25.51%。我想起去年底官方有个决定,懒得搜索了,大致意思是货币供应量要以高于经济增长率和通胀率之和大约3%的速度增长。(如果3%这个数字错了,请指出。)给定26%的货币增长和今年很难达到的8%的经济增长目标,我很好奇当局眼中今年的目标通胀率是多少。

网生

Google Reader和Gmail自不必说。现在博客也用了Blogger,连Feed都用FeedBurner烧制。身家性命全放在Google了。要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不过,既然当下这个某些人紧张得要死的关口,都还能打开一些敏感网页,又让我有了一丝侥幸心理。虽然用了“侥幸”这个词,但我相信自己不是盲目乐观。毕竟在当下的中国政商环境中,钱能通神。要对李开复有信心。

今后这里将是主要的根据地。文章无论长短,都集中在这里。没有国内BSP的审查过滤 ,任由我嬉笑怒骂,装B卖傻。一些网上所见也会以摘录的方式放进来。豆瓣不是个写东西的好地方。虽然能很快得到朋友们的反馈和推荐,但限制愈发严格,且一些html格式无法应用。泡豆瓣就以在小组里与朋友们交流为主了,当然同时也继续利用豆瓣看家的书影音的评介。

二级域名本想取hayekian,感觉比hayekist地道些。无奈已有人捷足先登,久不更新,占着××不××。“延宕与悬置”没啥寓意,也不是拿后现代文学分析词汇装B,就是个名字而已,脑子里突然蹦出来的,就随便用了。

Blogger蛮好用,网上一些技巧也很多。现在的样子我已经比较满意,不会大动了。至于内容,估计不短的一段时间内会以短文居多。开始新的网络生活,让我有点惬意。下一篇应该会多少有点干货,不会再是牢骚和废话,诸位放心。

2009年5月12日星期二

开始吧

你知道,仅凭你自己,根本不可能消灭那些愚蠢和自以为是,有多少人试着去做,都不出意料地失败了。所以你只能尽量避免自己再被其伤害,更重要的是,努力让自己不要变成那样,虽然你也是这么走过来的。是的,也正因为你自己也曾是那样的一个人,所以不要再怨恨。忘记你曾为此大病一场,忘记你几乎把那当成一次死亡。如果还需要找什么理由才能做到这一点,那想想你自己的过失好了。

是为记。